• 大象堵路男子下车拍照 被踩踏致死 2019-07-21
  • 云南:职业技能比拼展风采 2019-07-16
  • 人人都能享用绿豆汤吗 关于绿豆汤的禁忌你得知道 2019-07-14
  • 厦门出现不打烊的便民服务站 2019-07-14
  • 《世界杯相对论》:谁能站本届世界杯的C位? 2019-07-13
  • 法公司研发机器人套装 瘫痪人士有望实现移动梦 2019-07-01
  • 痛仰乐队新单曲MV《支离》正式上线 犀锐之思展露蜕变雄心痛仰乐队支离 2019-07-01
  • 金正恩对中国进行访问 2019-06-28
  • 地方领导留言板十周年研讨会暨2016人民网网民留言办理工作会议 2019-06-21
  • 凤凰公映礼之《父子雄兵》 2019-06-21
  • 美国在强化国内的经济发展,贸易战只有美国改变的战略方向才会停止,不然就会面对一切有损国家利益的项目打贸易战 2019-06-19
  • 从乐山大佛到峨眉山 出现一幅奇幻仙境 2019-06-19
  • 【网络中国节】夏县交警:端午忙宣传 节日不松懈 2019-06-18
  • C罗身材真棒,他就站在我身旁! 2019-06-18
  • 滴滴计划恢复部分夜间时段订单  2019-06-16
  • 正文卷 第0447章 崔公作赋

        “闻战起与西南兮,显强汉之虎威?!?br />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执兵戈者阿父兮,望残影唤速归?!?br />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岁过一载霏霏兮,思慈父之饥寒?!?br />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故见残卒,卓卓人影,百战悍卒,不见家长?!?br />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闻战起与东北兮,征不道之残寇?!?br />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长兄丢犁持刀兮,去时涕泪?!?br />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岁过三载依依兮,伶仃空望门?!?br />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将军大功,天子大业,奔袭王事,马革裹尸?!?br />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闻战起于西北兮,伐衰薄之孽臣?!?br />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吾起身而流涕兮,不知何日归?!?br />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家中空余母姊,农田谁耕?”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大汉疆域十倍兮,家田不复?!?br />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将军功勋盖世兮,壮士不还?!?br />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天子大业高塔兮,骷髅堆砌?!?br />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离别告知阿母兮,勿信朱紫绶?!?br />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庙堂尽高阁,何知小人肚饥?”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青绀绶,争黄圭,青赤绀,图朱白,淳紫圭,何以望?”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在崔寔滔滔不绝的念完了文赋之后,整个庙堂,死一般的寂静。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就连刘默,也是瞪大了双眼,说不出话来,而天子,表情更是精彩,他似乎没有想到,崔寔在离开之前,还会送他这么一番大礼,按崔寔的身份,这样的文赋,定然是能够流传下去的,这篇文赋,便是把自己死死的按在了一个好大武功,四处征伐,丝毫不顾及民生的暴君的位置上??!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崔公这是何意?”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陛下登基不到十载,征高句丽,伐西南,征倭岛,战事无数大汉疆域辽阔,陛下也得到了扩土开疆的功业,只是,这份功业之下,是多少被荒废的农田啊,陛下心仁,施仁政,老臣心悦,只是,陛下太傲,不听群臣上谏,但凡明君,不以谏而行罚??!”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蔡公何罪?只因几句言语,陛下竟想要将其下狱!皇后何罪?因其父正直,便遇冷落!”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老臣听闻,陛下近日,偏爱新妃,想来,若是新妃诞下皇子,皇长子之位危矣?”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胡说??!”天子愤怒的站起身来,浑身都在颤抖着,咬着牙,面目凶狠。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陛下!臣请陛下立皇长子为太子??!”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你?。?!”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忠言逆耳,老臣自知活日不长,此些言语,全然为我心腹之言也!”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另外,庙堂群臣,为区区三公之位,争夺不休,政论不止,幽州遇灾,救济之粮草,竟因双方推辞争锋,推迟了足足八日!”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八日之内,不知死伤了多少百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若尔等在建宁??!天子早已将尔等枭首!首级悬挂与雒阳城门之上??!”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听到崔寔这些言语,众人心里只有一个想法。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这老头疯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老臣以大汉司徒之身,下最后之令,废御史侍之职,重设御史大夫,比三公,蔡邕任之,督查庙堂百官,但凡有以私心私情而坏大事者,诛?。?!”,老司徒说着,抬起头,看向了天子,问道:“陛下,不知,老臣之言语如何??”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刘默完全惊呆了,而其余百官也是不可思议的望着他,又看着天子,他方才那般的谩骂天子,天子怎么可能会允许他呢?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正在想着,只见天子叹息,站起了身,看着崔寔,附身一拜。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司徒公所言,令朕羞愧,朕定从之,朕之诏令,以蔡公为御史大夫,督查百官,百官不可争斗,不可结党,违者,以谋逆之罪处置!”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停息兵戈之事,兴水利,兴农桑,望诸君共勉??!”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谨喏?。?!”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百官大吼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崔寔这才笑了起来,看向了群臣。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此些言语,我老早便想说,哈哈哈,不过,我畏惧陛下降罪,又恐群臣口伐,如今,我年近百岁,陛下也不会轻易降罪,我这才畅所欲言,哈哈哈,看来,还是要年长些好啊”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众人低着头,不敢回话,天子也是呆愣了许久,方才说道:“崔公长寿”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陛下,臣今日,触怒了陛下,不过,这些,全为臣的肺腑之言,虽有一丝私心不过,实乃为大汉所着想,国好战必亡,而陛下又是百官之楷,若是陛下好奢华,百官定然如此,若是陛下好勤俭,百官亦然效仿,故而,望陛下能多思而行之”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听到崔寔这么说,天子的脸色终于还是有些触动了,点点头,说道:“朕知晓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一旁的荀彧有些好奇,便问道:“不知,公还有何私心?”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崔寔哀叹了一声,无奈的说道:“与我同朝的好友们逝世,全有黄龙恭送我心里惧怕啊,我这般庸人,可有黄龙送行?若是没有,只怕丢尽了颜面啊今日,我这般作为,想来,定是有黄龙的,哈哈哈?。?!”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不知为何,群臣还是没能笑出来。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陛下老臣便先行告退今日之言语,还望陛下莫忘”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老司徒说着,颤颤巍巍的朝着门外走去。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群臣呆滞的看着他,离开庙堂。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只见曹操从人群之中走了出来,看着崔寔的背影,大拜,吼道:“恭送崔司徒??!”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恭送司徒公??!”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恭送司徒公??!”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朝议结束,当百官走出了宫殿的时候,他们好些还都没有反应过来,就连司徒该让谁来做这样的大事,他们都没有去想,刘默正要离去,曹操便跟了上去,走在了他的身边,看到曹操前来,刘默连忙行礼,曹操摇着头,说道:“刘公何必见外?”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一同?”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好?!?br />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两人一起走着,曹操说道:“我听闻刘公在倭岛的诸事,心里甚是佩服,先前,操便有结识之意,苦于没有时机,今日得以一叙方才崔公之言,真是震耳欲聋,操心服口服!”,听到曹操说着,刘默也点头,说道:“崔公乃名臣也,我先前前往倭岛,也是多亏有崔公之提议”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两人交谈着。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听闻崔公收了一位弟子!那人本是从外地前来求学的,听闻是个好文慕士之人看来,司徒公后继有人也!”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那人为何不直接前往太学?”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哈哈哈,我听闻啊,此人才智并非出众,多次考门子学,都未曾能入,连考了六年”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嗯?”刘默有些意外,问道:“竟然如此,崔工又如何会收他为弟子?”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哈哈,我听闻,崔公以为,此人恒心毅力俱佳,从不沮丧,资质不凡,举止之间,威武不凡”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两人又聊了片刻,刘默又问道:“方才,曹公为何会相助在下”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呵,我与君,只是政见不同,并非私情也,那些小人,虽与我同道,可是,全为奸邪之辈,空谈无为,若是日后操能为国出征,为大汉征西将军,操只希望,能在庙堂里援助操的,是刘公这般的贤人,而不是他们那样的小人??!”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曹公能臣也!”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曹操也干脆的直接跟随刘默,去了刘默的府邸。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看着面前简陋的府邸,曹操也不禁有些愕然,问道:“刘公便住在这个地方?”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曹公可是觉得不妥?”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哈哈哈哈,并非不妥,只是,好生羡慕啊,操也一直想要住在这样的地方,远离混浊,可惜啊,家中发妻不许!”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哈哈哈!”刘默也不禁笑了起来,两人走进了府邸,诸葛亮便走了出来,在外人面前,诸葛亮还是非常恪守礼仪的,见到刘默便大拜,口称师君,刘默无奈的接受,又将他介绍与曹操,曹操点点头,刘默让曹操坐下,自己便去抓鸡。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曹操坐着,也不忘考校一番诸葛亮,诸葛亮对答如流,甚至他问起一些如今的局势来,比如益州的商贾问题,荆州的农桑问题之类,诸葛亮也总是有自己的见解,曹操的脸色愈发的震撼,又转头看着刘默,低声问道:“这些,都是你师君教导的??”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诸葛亮沉思了片刻,说道:“正是如此!”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曹操大呼:“刘公大才!”,又看着正在院落里四处跑着抓鸡的刘默,实在无法将教导出这样弟子的名师与他牵连在一起。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吃着美味,刘默便讲开了,自然还是东濊的鱼虾,曹操是吃过东濊鱼虾的,他先前担任三韩相,与刘默自然是有着很多共同的言语。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而在此时,皇宫之内,天子皱着眉头,看着面前的案牍,心里不知在思索着什么。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在他的身边,则是坐着曹贵人,曹贵人是曹操的表姊,是曹鼎的女儿,不久之前,从掖庭被天子看重,极得天子的宠爱,自从蔡邕的事情之后,天子就好似赌气一般,许久都没有去见过皇后了,曹贵人看着天子有些愁苦的模样,有些心疼,问道:“陛下何故如此?”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唉朕在想崔寔的话语。。算了,这修建皇宫的事情,还是停了罢,也不要再让内宫的人花费心思了一切都从勤俭做起”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陛下,臣妾昨日才令内宫的人为陛下做几件衣裳这”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朕说了??!让他们不要做了!”天子愤怒的说了一句,又顿了顿,看着曹贵人那微微有些涨起的腹部,叹息着,说道:“就穿这一件阿父能将一件衣裳穿上三四年,朕也可以”,他的语气和善了不少,曹贵人也才点着头,说道:“臣妾这便下令不过”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这些都是小事陛下又何必苦了自己呢?”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的确是小事,可是,朕多穿一件美衣服,三公就会多穿两件,九卿多穿四件,百官,太守县令,亭长里正,朕不能开大汉奢靡之风,朕穿的朴素些,就是为了奉承,这些臣子们也会变得勤俭起来他们少穿一件美衣服,百姓们或许便能多一碗口粮”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听到天子如此言语,曹贵人也不好多说什么,点点头。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天子沉默了许久,说道:“你且先退下”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曹贵人脸色有些落寞,可还是恭敬的告别了天子,天子又抬起头,看向了一旁的韩门,说道:“将獒儿唤来!”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韩门点点头,出去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不过一会,一个孺子便小心翼翼的走进了大殿里。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看着他这般谨慎小心的模样,天子心里便有些怒气。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此子,愈发不类朕!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獒儿如今不过七岁,有些瘦小,来到了天子面前,恭恭敬敬的大拜,说道:“拜见阿父?!?br />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嗯坐下?!?br />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獒儿坐在了他的对面,低着头。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抬起头!”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獒儿畏惧的抬起头,看着天子。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天子从案牍下翻出了一些纸张,放在了他的面前,说道:“拿笔!”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獒儿拿起了笔墨,天子这才开始了考校,问的都是些论语,公羊里的内容,獒儿手持笔,认真的书写着,一字一画,极为工整,在他写完之后,天子接过了纸张,一一看完,他写的都没错,完全正确,天子点点头,想要夸奖一二,不过,看到又低下了头的獒儿,那话语便说不出口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唉,算了,你回去罢,好生攻读,朕会为你找一个伴读”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多谢阿父儿臣告退”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看着走出去的刘獒,天子叹息着,獒儿并不顽劣,相反,他一直都很老实,从小便喜欢读书,在如此年纪,天子读的书还不如他的一半呢,不过,他越是这般,天子便越是恼怒,天子多希望他也能跟自己幼时一般,能够揍上几个大族子弟,再被自己揍一顿!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不过,为何就这般怯懦呢?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这样的太子,将来能够管得住那般虎狼之辈麽?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天子对獒儿看重,越是看重,便越是斥责,不过,他越是斥责,獒儿便越是不爱言语,愈发的沉默,蔡皇后与天子有了矛盾之后,也不怎么看着獒儿,獒儿整日,也就跟姑姑饶阳公主在一起,好在宋太后疼爱,他也不是那么的孤寂。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该怎么办呢?派何人来教导太子呢?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曹操?不行,他与曹贵人是近亲,不适合去教导太子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郭嘉?不行他行举放荡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刘默绝对不行!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阳公,王公,张公唉天不佑熹平乎?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或许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袁术!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公羊解诂!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ps:崔公做的那文赋,是老狼自己写的,之所以那般的简陋,是因为想到大家可能会看不懂,所以写的尽量简单了一些,咳咳咳,算了,老狼不吹牛了,老狼的水平不够,真的不够,老狼这篇文赋,绝对是给历史上作为文学家的崔公丢脸了,不过,大家凑活着看吧,为了写这文赋,老狼愁的头发都掉了一大把,尽力了,还望大家谅解。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另外,关于那个活动,大家不要着急着去写,每个人只有一次机会的,接下来的章节里,藏着一些关于他身份的隐秘消息,大家可以在十二号活动结束之前再写。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河北彩票20选5开奖查询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河北彩票20选5开奖查询        河北彩票20选5开奖查询

  • 大象堵路男子下车拍照 被踩踏致死 2019-07-21
  • 云南:职业技能比拼展风采 2019-07-16
  • 人人都能享用绿豆汤吗 关于绿豆汤的禁忌你得知道 2019-07-14
  • 厦门出现不打烊的便民服务站 2019-07-14
  • 《世界杯相对论》:谁能站本届世界杯的C位? 2019-07-13
  • 法公司研发机器人套装 瘫痪人士有望实现移动梦 2019-07-01
  • 痛仰乐队新单曲MV《支离》正式上线 犀锐之思展露蜕变雄心痛仰乐队支离 2019-07-01
  • 金正恩对中国进行访问 2019-06-28
  • 地方领导留言板十周年研讨会暨2016人民网网民留言办理工作会议 2019-06-21
  • 凤凰公映礼之《父子雄兵》 2019-06-21
  • 美国在强化国内的经济发展,贸易战只有美国改变的战略方向才会停止,不然就会面对一切有损国家利益的项目打贸易战 2019-06-19
  • 从乐山大佛到峨眉山 出现一幅奇幻仙境 2019-06-19
  • 【网络中国节】夏县交警:端午忙宣传 节日不松懈 2019-06-18
  • C罗身材真棒,他就站在我身旁! 2019-06-18
  • 滴滴计划恢复部分夜间时段订单  2019-06-16
  • 广西快3快三遗漏值统计 今天特码资料 云南快乐十分主要遗漏 新疆25选7开奖 17亿大奖得主扮 中国竞彩网怎么购买 福彩双色球复式预测 体彩4场进球中奖开奖 45111彩民高手论坛2 体彩天津11选5走势图 香港六合彩公式规律 快乐扑克3豹子中奖 江西时时彩计划群发 棒球规则及动画演示 云南十一选五下载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