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毒贩电话遥控贩毒被抓 以为不碰毒品就没事 2019-08-16
  • 女排欧战惨败后全主力备战总决赛 卯足了劲冲冠 2019-08-14
  • 图解:盘点城市“抢人大战”,给毕业生的福利哪家强? 2019-08-11
  • 稳中有进 稳中向好——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毛盛勇解读经济运行态势 2019-08-11
  • 临安市:建设平安边界协作机制 2019-08-04
  • 新疆旅游推介会亮相北京 2019-07-31
  • 花落谷雨时 此心留春住:一个民族的细腻诗意何在? 2019-07-31
  • 国防部回应美舰擅入西沙领海:中国军队当即行动予以驱离 2019-07-24
  • 安全生产月:铁路安全宣传走进车站 2019-07-24
  • 大象堵路男子下车拍照 被踩踏致死 2019-07-21
  • 云南:职业技能比拼展风采 2019-07-16
  • 人人都能享用绿豆汤吗 关于绿豆汤的禁忌你得知道 2019-07-14
  • 厦门出现不打烊的便民服务站 2019-07-14
  • 《世界杯相对论》:谁能站本届世界杯的C位? 2019-07-13
  • 法公司研发机器人套装 瘫痪人士有望实现移动梦 2019-07-01
  • 正文卷 第0402章 哀哉王公

        王公遇刺,天下震动。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从建宁五年开始,王公便没能摆脱这些刺客的缠绕,建宁年间,他共遭遇了三十七次刺杀,而新君登基之后,他也是遭到了六次刺杀,他倒在了第四十三次刺杀之中,听到这个消息,心里最为惊恐的便是直指绣衣使者张郃,这可是在天下脚下所出的事情。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无论如何,他都免不了一个失职之罪。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不过,庙堂里静悄悄的,在王公遇刺之后,天子甚至都没有出过皇宫,也没有指责张郃办事不力,这并没有能消减张郃心里的担忧,天子这般的沉默,反而让他更加畏惧,日夜不思,全力抓捕,最后,他也查到了这些刺客的来头,他们是大臣朱寓的门客。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在朱寓身死之后,受到刘佑女婿,也就是京兆令周啟所指使,密谋之后,在中牟刺杀王公。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张郃立刻将周啟抓获,又将朱寓诸多门客,没有涉嫌在案件的也都抓了起来,等候天子处置。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王符死了,他跟随孝康皇帝,矜矜业业的辅佐二十余年,一生为国为民,可是,在他死的时候,天下竟无人为他哀悼,众人都在拍手叫好,奸贼终于被除掉了,周啟也是傲然挺立,对左右言语道:“为国除贼,死而无憾也!”,而参与了刺杀的五十四人,被百姓们称为中牟五十四豪杰。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奸贼终死!”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大汉无恙!”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当以相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天下大喜,百官大喜,甚至还有太学生联名,希望能够赦免周啟的罪行。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面对这一切,庙堂里依旧是静悄悄的。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唯独郭嘉,跪在王符坟前,嚎啕大哭。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他实在是想不通。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为何为国为民者为奸贼,而残害忠良的却成了英雄豪杰?”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王公的仇敌实在是太多,举世为敌,在他逝世之后,前来探望哀悼的,也只有蔡邕曹嵩二人,其他人还沉迷在欣喜之中,拍手叫好,饮酒为乐,庆祝国贼不在。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郭嘉跪在坟墓之前,夜渐渐深了,他低着头,一言不语。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轻微的脚步声打断了郭嘉的沉思。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谁?”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郭嘉转过头去,在夜色下,几人蒙着脸,与郭嘉遥遥相望,几人手持铲锄,腰佩长剑,意图很是明了,郭嘉并没有暴怒,也没有大吼,他拔出了腰间的长剑,站起身来,站在王公的身前,长剑指着众人,郭嘉眼里通红,盯着他们,低声说道:“奉孝在此,师君不必担忧....”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对面那几个人也有些呆愣,他们似乎并没有想到,过去了半月,这里竟还有人守着。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一行人厮杀在了一起,郭嘉挥舞着长剑,四处都是刀与剑的碰撞,鲜血四溅,郭嘉不惧生死,搏命相斗,那些人不过是周围的游侠无赖,只是想着毁了王符的坟头,扬名天下,并不想就这样死在这里,越是相斗,就越是畏惧,不断的后退。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唰~”长?;蔚牧撑?。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郭嘉眼角下被划开了一个小口子,左眼混着泪水与血液,不能视物。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轰隆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天空之中,雷鸣四起,巨大的闪电席卷着周围,雷声响彻云霄!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似有黄龙在云头翻滚,愤怒的咆哮着!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口中喷射阵阵雷电!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游侠们心里大惧,便要朝着身后逃窜,不知何时,周围出现了密密麻麻的一群士卒,游侠们大惊失色,却无处逃生,士卒之中,孙坚冷冷的看着这些盗贼,猛地挥手。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次日,这些游侠便再无声息,而雒阳传闻,有游侠前往王符坟前,遇鬼卒,不能战,而全部身死,据说浑身都被肢解,没有半点完好的地方,极为恐怖。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奉孝,受苦了....”天子说着。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郭嘉没有言语,坐在天子的面前,眼角有一道伤痕,险些便伤到了他的眼睛。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勿要如此....朕要召开朝议...与朕一同去罢....”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小胖子平静的说道,郭嘉心里不明白,为何对于这样的事情,天子心里还是如此的冷静,莫非做了这天子之后,就连你原先的火暴性子就已经不在了麽?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朝议开始,百官安静的等待着天子前来。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小胖子不久便出现在了百官的眼前,眼神深沉如水,见不到一丝的波澜,不过,他越是如此的反常,百官心里便越是畏惧,他坐在了上位,郭嘉也站在了百官之中,百官拜见,小胖子却依旧沉默着,冷冷的望着他们,并没有言语。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百官尴尬的站在位子上,也不敢坐下。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没有了王节信,他们心里颇有些不习惯,无人可烹。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将周啟押上来....”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天子说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张郃连忙小跑着出了大殿,等待了少刻,两个宿卫押着周啟走了进来,这些日子里,经过不少人的奉承与赞誉,周啟早已没有原先那般畏惧,即使自己死了,也是除贼的豪杰,日后,说不得还能进入忠烈堂,又有什么畏惧的呢?他心里想着,仰着头,走进了大殿之中。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天子冷冷的看着他。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周啟...便是你麽?”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回陛下,正是臣....”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你不怕死?”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为国除贼,死得其所,更有何惧?”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呵呵呵~~~”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小胖子冷笑着,说道:“将这厮拉到王公坟前,烹死....朕要看看,他还惧不惧....”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顿时,百官脸色大变,就连张郃也有些茫然,小胖子说道:“堵上他的嘴,免得这厮不忍痛苦,早早自尽,至于其余人,全部腰斩....张郃?”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臣在!”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现在便去.....”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陛下??!”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百官再也忍不住,几人连忙走上前来,带头的那人正是郑玄,郑玄有些无奈的说道:“这厮谋害庙堂大臣,的确死罪,不过,所谓烹刑,过于严酷,还望陛下莫要施如此重刑,为君者不可暴也.....陛下要知商纣秦皇之事,不可为之啊....”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哦?郑公是以商纣比朕?”小胖子眯着眼睛问道,忽然,他大笑起来。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哈哈哈,郑公说的也有道理,那朕便当一回商纣....张郃!”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陛下!”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将他炮烙....”小胖子冷冷的说道,在这个时候,周啟已经不能保持方才的高傲了,他不怕死,可若是这般残暴的被处死....他双腿都在颤抖着,若不是宿卫紧紧的抓着他,只怕此时已经倒在了地上,小胖子眯着眼睛说道:“灭其宗族,东阳周姓者,大汉永不录用?!?br />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张郃不敢反对,押着周啟便朝外走去,这个时候,周啟嚎啕大叫起来,这不是灭族,是灭整个宗族啊,大汉几百载,也没有人遭受过这样的酷刑??!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陛下,不可??!陛下要以仁义治国,若是孝康皇帝在,便不会...”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住口!”小胖子大吼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朕不是孝康皇帝,何耶耶教会了朕仁政,可是他没有教朕忍气吞声!”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他告诉朕!九世之仇,尤可报!”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与朕脚下,杀朕心腹,此仇不报,不为人子!”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小胖子猛地盯着张郃,张郃再不敢拖延,将大哭着的周啟直接拉了出去,百官面色苍白,郑玄更是说不出话来,在这个时候,他们发现,百官,竟没有人能够与天子对峙,能够说服他,平日里,是谁担任这个要职,斥责天子呢?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哦....对了,是王公....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王公不在,何人能够再相劝呢?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百官心里忽然都有些复杂,皱着眉头,实在不知该如何言语。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张俭!”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臣在!”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所有在王公逝世之后,饮酒为乐,弹冠相庆的大臣们,都给朕拿了,罢免官职,永不再用!”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遵....旨?!?br />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将王公运进忠烈堂..百官护送,敢有反对者,以死罪论处.....再做一堂,为奸逆房,便设于忠烈堂之隔壁,雕建宁元年以来的反贼,令其跪向忠烈堂,受万世唾弃!”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遵旨!”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在这一刻,天子彻底变成了天子,百官无人敢反对,君临天下,他高高仰视着群臣,皱着眉头,他比孝康皇帝要残酷的多,行事也不会仔细斟酌,只是,他手中握着近二十万的强军,何人敢反对?何人敢作乱?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另外,便是王公逝世之后,关于他的位置,司徒之要位,天子眯着眼睛,他原先是想把这个位置给予郑玄,或者卢植,可是没有想到,这些大臣们的表现竟如此让自己失望,他想了片刻,看着邢子昂,下令道:“令曹操进雒阳!”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邢子昂点点头。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曹操当然不能为司徒,他无论是政绩还是声望,都不能成为司徒,不过,小胖子心里另有打算,邢子昂善政,却少了些谋略,他如今四十余岁,却是也能作为司徒了,毕竟,他没有任何的污点,才能也有,自己也能信任他,他做了司徒的话,尚书令这个位置肯定会空下来。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曹操这人,便是他心里最适合这个位置的人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至于曹操的三韩相的位置,听闻辰韩太守田丰这些年来政绩不菲,或许他可以接替曹操的位置。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小胖子心里想着,便下令退朝,百官哀叹着,纷纷走了出去,他们眼里满是担忧,却不敢言语,没成想,天子登基还不到一年,便表现的如此酷烈,若是再执政几十年...唉,群臣摇着头,不敢多想,在这个时候,张郃押着周啟,前往王公的坟前。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雒阳百姓愤怒,士子拦路。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对于他们,张郃冷静的说道:“违者死?!?br />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绣衣使者从来就没有留过情,几个带头者被绣衣使者直接杀死之后,就再也没有人敢拦路了,被押到了王公的坟前,周啟已经吓得有些失常,浑身哆嗦着,自言自语,不知在说些什么,张郃也不理会他,令人架起了鼎,周啟疯狂的吼叫,士卒们推着他。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鼎下燃起了熊熊烈火。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当士卒们将他推下去的时候,鼎里传出悲惨的吼声,士卒们不管不顾,拿着长矛,将想要逃离的周啟一次又一次的按在了鼎里,周啟便这样消逝在了鼎中,张郃冷冷的看着他,群臣整日都上奏请烹王节信,可是没有想到,这初次被烹死的人,竟然是害死了王公的人。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周啟的惨死,让整个躁动的雒阳都寂静了下来。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而百官们则是要护送王公的灵位前往忠烈堂,无论他们是否情缘,他们低着头,只管前进,只因在他们的背后,有一众精锐的南军士卒,手持干戈。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天子亲自前往哀悼拜见,并追为平县侯,子嗣继。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在天子的强势干预下,雒阳再也没有人敢言语王符的不是了,同时,也让百官看到了天子强势的那一面,自从天子登基以来,便是一副温和的模样,从未处置过任何人,都是借着孝康皇帝的遗诏,或者以王符之令,来进行的处置,可是这一次,天子亲自下令,便将一贼活活烹死在了王公的坟前。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百官惊悚,威望便如此形成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这个时候,小胖子方才明白,一味的施恩,是完全没有用处的。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这样的天子,只会显得格外懦弱。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他想起了幼年,何耶耶的言语。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不杀人,不佩剑,妇孺辈也!”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孝康皇帝的威望,也是建立在了堆积如山的人头之上,雒阳城头那些风干的人头,昭显着孝康皇帝的威严,而如今被堆放在雒阳城外的首级,则是竖立起了当今天子的威严,天子一怒,伏尸百万,很快的,奸逆房出现在了忠烈堂的周围。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周围摆放着各类的刑具,以董宠,陈寔为首的奸贼被雕刻成了像,面朝忠烈堂跪着。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天子这个行为,才是真的要了命,百官之中,有人不怕死,也不怕天子剑,可是却怕这奸逆之称,若是无数年都要跪在这里,承受百世谩骂,后人唾弃,这是多么的恐怖啊,天子借着此事,也彻底震住了庙堂之中的大臣们,如今的天子,一举一动,都没有大臣再敢轻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韩门也是愈加的小心翼翼,面对天子的时候,甚至都不敢抬头。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至于郭嘉,朝着天子重重一拜,再没有言语,天子大喜,将他扶了起来,他知道,自己失去了一位能臣,如今又得到了一位,郭嘉经过王公多年的教诲,日后,定然不会让自己失望。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另外,便是加强绣衣使者之事,在这事之后,百官们想要打压绣衣使者的事情,已经没有了盼头,天子将王公之死,视为奇耻大辱,源源不断的资助张郃,继续扩张绣衣使者的掌控力度,就连廷尉也是如此,好在廷尉张俭并不是张郃这般的天子鹰犬,并不会如同张郃那般残暴无情。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张温到达幽州之后,才听到了王符身死的消息,驿站士卒前往各地的速度,显然比这批新军的速度要快的多。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他哀叹了一声,低头不语。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王公之死,却是为大汉带来了一位铁血帝王。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犹如孝文孝景之后的孝武帝一般,铁血强硬的君王。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奈何我王公啊,哀哉,痛哉。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河北彩票20选5开奖查询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河北彩票20选5开奖查询        河北彩票20选5开奖查询

  • 毒贩电话遥控贩毒被抓 以为不碰毒品就没事 2019-08-16
  • 女排欧战惨败后全主力备战总决赛 卯足了劲冲冠 2019-08-14
  • 图解:盘点城市“抢人大战”,给毕业生的福利哪家强? 2019-08-11
  • 稳中有进 稳中向好——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毛盛勇解读经济运行态势 2019-08-11
  • 临安市:建设平安边界协作机制 2019-08-04
  • 新疆旅游推介会亮相北京 2019-07-31
  • 花落谷雨时 此心留春住:一个民族的细腻诗意何在? 2019-07-31
  • 国防部回应美舰擅入西沙领海:中国军队当即行动予以驱离 2019-07-24
  • 安全生产月:铁路安全宣传走进车站 2019-07-24
  • 大象堵路男子下车拍照 被踩踏致死 2019-07-21
  • 云南:职业技能比拼展风采 2019-07-16
  • 人人都能享用绿豆汤吗 关于绿豆汤的禁忌你得知道 2019-07-14
  • 厦门出现不打烊的便民服务站 2019-07-14
  • 《世界杯相对论》:谁能站本届世界杯的C位? 2019-07-13
  • 法公司研发机器人套装 瘫痪人士有望实现移动梦 2019-07-01
  • 江苏e球彩到底假不假 竞彩足球比分开奖 全天幸运飞艇计划官方破解 95担保评级网 2019年马会全年资料什么是特 11选5投注 排列五形态走势图 大乐透走势图带坐标标准版 江苏十一选五和值号码 七乐彩走势图近500期 浙体2o选5走向 北京十一选五走势图 吉利三分彩正规吗 p3开机号近10期排列 澳门小神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