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象堵路男子下车拍照 被踩踏致死 2019-07-21
  • 云南:职业技能比拼展风采 2019-07-16
  • 人人都能享用绿豆汤吗 关于绿豆汤的禁忌你得知道 2019-07-14
  • 厦门出现不打烊的便民服务站 2019-07-14
  • 《世界杯相对论》:谁能站本届世界杯的C位? 2019-07-13
  • 法公司研发机器人套装 瘫痪人士有望实现移动梦 2019-07-01
  • 痛仰乐队新单曲MV《支离》正式上线 犀锐之思展露蜕变雄心痛仰乐队支离 2019-07-01
  • 金正恩对中国进行访问 2019-06-28
  • 地方领导留言板十周年研讨会暨2016人民网网民留言办理工作会议 2019-06-21
  • 凤凰公映礼之《父子雄兵》 2019-06-21
  • 美国在强化国内的经济发展,贸易战只有美国改变的战略方向才会停止,不然就会面对一切有损国家利益的项目打贸易战 2019-06-19
  • 从乐山大佛到峨眉山 出现一幅奇幻仙境 2019-06-19
  • 【网络中国节】夏县交警:端午忙宣传 节日不松懈 2019-06-18
  • C罗身材真棒,他就站在我身旁! 2019-06-18
  • 滴滴计划恢复部分夜间时段订单  2019-06-16
  • 只身入大罗 第152章 幢主(四更)

        宋云歌打量他一眼,剑尊境,并不是六大宗的弟子。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梅莹哼道:“丁庆华!”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丁庆华淡淡道:“梅什长,你这位属下为当什长无所不用其极啊,竟用如此下三滥手段!”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宋云歌道:“此言谬矣!”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两个青年跟着出来,脸色阴沉,冷冷扫一遍宋云歌众人,露出嫌恶神色。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我哪说错了?”丁庆华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宋云歌道:“我请孙师兄与孙师妹找焦芳,可不是特意寻他麻烦,只是想看看他到底要干什么大事,要立什么功?!?br />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那为何打起来了?”丁庆华摇头失笑:“在我跟前耍这些小聪明是没用的?!?br />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宋云歌道:“万没想到焦师兄竟如此急色如此轻浮,也可能是故意激怒孙师妹吧,顺便赖到我身上,让我沾一身泥巴!”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你……”焦芳怒瞪他。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他苍白脸庞泛起酡红,宛如醉酒:“宋师弟,你太卑鄙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宋云歌笑了笑:“论卑鄙,焦师兄你看似忠厚老实,其实一点儿不差,当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平时是看不出为人来的!”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你血口喷人!”焦芳怒喝。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祝三变五人站到焦芳身边,怒瞪宋云歌。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原本看宋云歌承认,还赞叹他的磊落,虽然卑鄙,却还算坦荡。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哪想到奇峰突转,宋云歌竟然倒打一耙,当真是可恶,怪不得焦芳都快气晕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孙熙庆与孙熙月顿时露出笑容。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孙熙月哼道:“焦芳,你敢说你没有色心?色眯眯的太恶心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你——!”焦芳咬牙道:“自作多情,胡搅蛮缠,真是疯女人!”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你就是个好色之徒!”孙熙月娇喝道:“真该挖出你的狗眼!”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你——!”焦芳气得胸口剧烈起伏,嘴角隐隐再出血迹。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算了?!泵酚ㄇ岷鹊溃骸岸忌偎导妇?!”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孙熙月闭上樱唇,明眸斜睨着焦芳,一幅看不起的模样。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焦芳不敢再看她,免得自己被气死,被冤枉死,这简直就是天大的冤枉。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自己是多看了几眼她,可也只是好奇她跟在自己身后干什么。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她确实美貌,有一股独特的楚楚动人之姿,温柔如水别有风情。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他看得心荡,难免会有一些异样神色。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可这也只是稍微多看两眼,绝构不上轻薄,她就是血口喷人,栽赃陷害!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丁庆华剑眉皱起,脸色冷肃。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他确实头疼,看起来只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可不处理又不行,他们毕竟已经动手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动手就犯了规矩,四灵卫是不准自相残杀。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他们动了手,就看谁占理,谁占理,处罚得轻一些,不占理,处罚得重一些。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但只是轻伤而已,罚也不会罚得厉害,顶多关几天而已。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他也看出来了,尽管孙熙月孙熙庆有找茬之嫌,可焦芳确实不占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所谓苍蝇不叮无缝的鸡蛋,他确实犯了错,所以他要受重罚。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焦芳你关十天,你们两个五天!”丁庆华摆手道:“就不罚你们的计功与银子了,至于你们两什,该干什么干什么去,闲得没事就去修城墙!”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我不服!”焦芳忙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十天,十天就什么都晚了,尘埃落定,什长之位便要像煮熟的鸭子一样飞走。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丁庆华瞥他一眼,挥挥手。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两个青年上前将他架起,转身便走。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我不服!”焦芳怒吼道:“罚得太重了,我不服!”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仅仅是打一架而已就要罚十天,这算是重罚,这丁庆华莫不是被天岳山收买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他心下怀疑,高声吆喝要引起旁人注意,以便让云天宫可以有借口改变处罚。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丁庆华淡淡道:“再这般喧哗,加罚十天!”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你——你——!”焦芳怒瞪他。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丁庆华看也不看他,目光落在孙熙庆与孙熙月身上:“你们两个,五天!”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两人抱抱拳不多说。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丁庆华看向宋云歌,哼一声道:“宋公子,持身须正,否则才智再过人,修为再高,总不能让人心服!”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宋云歌微笑:“多谢丁什长提醒?!?br />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去罢!”丁庆华摆摆手。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祝三变深深看一眼宋云歌:“宋公子,好手段,佩服!”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宋云歌微笑抱抱拳,没多说。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那就提前恭喜了?!弊H湟馕渡畲Φ牡溃骸澳愫芸旎崦靼?,什长没那么好做,尤其是用这般手段得到的什长!”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梅莹道:“祝三变,别阴阳怪气的,这手段怎么啦?是暗杀了还是明抢了?焦芳如果不好色,他会被罚?咎由自??!”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好好好,我说不过你,梅师妹,咱们后会有期!”祝三变转身便走。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再说下去只会自取其辱,走为上策。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你们两个好好呆着,咱们会在外面等着?!泵酚ǘ运镂跚煊胨镂踉碌?。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是?!绷饺擞σ簧?。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宋云歌冲他们点点头,然后与梅莹他们离开。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宋师兄,他们真是你指使的?”赵照照好奇的问。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宋云歌笑了笑。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蠢货!”许凤天哼道:“这都看不明白?宋师弟是怕孙师弟与孙师妹被云天宫报复,把责任揽过来!”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哦——”赵照照恍然大悟。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难得你有心,也不枉他们一片苦心?!泵酚ㄆ骋谎鬯卧聘璧溃骸安还铺旃阅愀拗牍橇?!”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不差这一桩?!彼卧聘璧溃骸笆渤?,让他们两个小心一些罢?!?br />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云天宫不敢对他们如何!”梅莹哼道:“否则我可不会客气!”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宋云歌微笑。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梅莹素来护短,不管什么大局不大局,凭义气与感情行事,云天宫真要招惹,绝对会下狠手报复。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这当口,云天宫也不想得罪无量海。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杨云雁冲宋云歌笑道:“孙师兄与孙师妹如此,你感动了吧?”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宋云歌横一眼她。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几人刚刚踏出什长府,一个青年飘然挡在他们跟前,抱拳道:“宋公子,幢主有请!”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梅莹哼一声:“想必是要定下什长的归属了?!?br />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哈哈,这是定了!一定是定了!”陆峥兴奋。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从此之后,再也没有大山压在头顶了,他恨不得仰天长啸,欢呼雀跃。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许凤天矜持的露出一丝笑容,心下轻盈。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众人随着青年来到了一座富丽堂皇的府邸,径直绕过屏风来到大厅前。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青年站在台阶下:“幢主,宋云歌来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大厅里走出一个中年男子。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中等身材,相貌平平,但气度浑厚,神情凝重,缓缓看过众人,目光最终落在宋云歌身上。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他的目光好像带着强大的压力,如一座山压在心头。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宋云歌不由惊奇。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此人也只是剑圣境,为何有如此威势?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见过幢主?!泵酚ǖ溃骸翱墒且ㄋ卧聘栉渤ち??他计功第一!”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嗯,也是,也不是?!敝心昴凶痈低碚栈夯旱溃骸八肥悼晌渤??!?br />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多谢幢主!”宋云歌抱拳。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有一件事?!备低碚盏溃骸叭绻愦鹩α?,什长便是你的?!?br />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河北彩票20选5开奖查询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河北彩票20选5开奖查询        河北彩票20选5开奖查询

  • 大象堵路男子下车拍照 被踩踏致死 2019-07-21
  • 云南:职业技能比拼展风采 2019-07-16
  • 人人都能享用绿豆汤吗 关于绿豆汤的禁忌你得知道 2019-07-14
  • 厦门出现不打烊的便民服务站 2019-07-14
  • 《世界杯相对论》:谁能站本届世界杯的C位? 2019-07-13
  • 法公司研发机器人套装 瘫痪人士有望实现移动梦 2019-07-01
  • 痛仰乐队新单曲MV《支离》正式上线 犀锐之思展露蜕变雄心痛仰乐队支离 2019-07-01
  • 金正恩对中国进行访问 2019-06-28
  • 地方领导留言板十周年研讨会暨2016人民网网民留言办理工作会议 2019-06-21
  • 凤凰公映礼之《父子雄兵》 2019-06-21
  • 美国在强化国内的经济发展,贸易战只有美国改变的战略方向才会停止,不然就会面对一切有损国家利益的项目打贸易战 2019-06-19
  • 从乐山大佛到峨眉山 出现一幅奇幻仙境 2019-06-19
  • 【网络中国节】夏县交警:端午忙宣传 节日不松懈 2019-06-18
  • C罗身材真棒,他就站在我身旁! 2019-06-18
  • 滴滴计划恢复部分夜间时段订单  2019-06-16
  •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视频 北京单场让05是一球吗 快乐双彩历史号码 甘肃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 广东快乐10分钟买第一球怎么算 易发国际娱乐城能玩吗 3603d彩票走势图 双色球复式12选1中多少 新疆时时彩杀号定胆 北京快3走势图表形态 新疆25选7 六合图库助手安卓下载 内蒙古11选5走势图一定牛网 浙江快乐12选5技巧 足彩胜负彩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