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三百零七章 猜测

    项央穿过比铁壁还要更坚不可摧的人墙,缓缓踱步走到七人面前,微笑着抱拳行礼,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在下项藉,奉小连云寨张寨主的令前来送信,见过诸位首领?!?br />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项央说话的时候,在暗暗观察这七人,主要是武功,其次是个人的气度,在这个小联盟中的地位,虽只是草草一眼,但也收获不少。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吕氏双狮且不去说,尤三金程处豪这两个人明显地位高,实力强劲,位于中心位置,小南山的何庆,老油条费仲道应该是从属,至于那个蒙面女,应该是红胭脂,看不出什么。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他虽然没有见过这些人,但也是久有所闻,极为相似的兄弟是吕氏双狮,赤发如火的肯定是尤三金,手握大斧,相貌粗豪的该是程处豪,至于费仲道,他听张广顺形容过,也是一眼认出。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哈哈,项兄弟无需多礼,你过的了三关,已经是我们的座上宾,大家快快进帐说话?!?br />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费仲道温和笑道,他原本就不赞成以过三关的方式去为难项央,现在见到项央如此轻松的闯过三关,显露出高深的武功,自然也是最先卖好。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其余人对项央的态度各异,有好有坏,不过既然项央过的了三关,的确值得他们郑重相待,行过礼后众人便进了大帐。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项兄弟,我听闻张大寨主之前一直在山上闭关潜修,如今不知如何?可是功成出关了?”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众人落座,吕明贞转动着脖颈前的骨佛珠,一双精明的眼睛带着精光问道。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当然是功成出关,那时在下也去相迎,寨主的武功已经到了我等难以想象的地步,反正项某不是一合之敌。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这不,寨主出关后,听闻六路人马另起山头,心内疑惑,这才让我来送信,想请诸位到小云山一叙,大家商讨一番联盟合流一事?!?br />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说着项央从怀里掏出那封信件,轻轻一甩,落到吕明贞的桌前,使得场面一时寂静无声,落针可闻。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张广元召集一十六路马贼,原本是号令群雄,没有争议,不过暗中似乎有一股隐藏势力在与其相争,扶持另一波人马统领这股新成立的贼盟。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江峰是其中一个,吕氏双狮也是一个后手,不过他们之前蹦跶的欢实,那是山中无老虎,现在猛虎出山,那沉甸甸的压力,每个人都能感受得到。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项央的武功他们也看过,没人有把握一定赢得了,结果不是张广元一合之敌,那人的武功该到了何等样地步?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尤其是费仲道,眼里的懊悔简直不加掩饰,他原本就是小连云寨打入的内应,结果被人蛊惑忽悠,信了邪,反水张广元,也不知道今后结果如何。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吕明贞缓缓拿起信件,拆开来看,不多时,鼻息已经粗重起来,一双眸子更似乎有火光冒出,显然陷入巨怒之中。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项兄弟,你可知道张寨主心中说了什么?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他要我们六路人马在三日内全部上小云山,并入小连云寨,如果不从,三日之后便会率领人马下山,将我们剿灭,一个不留?!?br />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这话一出口,众人一片哗然,类似何庆费仲道之流已经满头冒汗,人的名,树的影,张广元说剿灭,绝不会放过一个人。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这我倒是不知,不过我觉得这是理所应当,毕竟十六路人马合流一起,并入小连云寨,是大家早就认定了的事情,只是不知为何诸位临时反悔。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当然,这合并之后的首领,便由大家一同商议决定,大不了来个以武争雄,诸位也不是没有机会?!?br />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项央面目淡然,语气轻飘,说的话很有道理,却并不为这在坐诸人所取。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既然是合并,为什么我们要上山?张寨主率人来此,大家在此歃血为盟,今后十七家合为一家,岂不是更好?”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尤三金开口说道,口音有些奇怪,带着点河西府那边的味道,不过话中无意,却是让项央打了个激灵。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在山上,小连云寨依靠山势,托庇陷阱和人手,足以立于不败之地,要是带着大队人马下山,老巢空虚不说,要是被大队人马围剿,这小连云寨只怕就要不复存在了。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先前我就怀疑这帮人有军阵演练,难道真是军方之人在设计,让这六路人另立山头,逼迫小连云寨下山?”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项央思维颇有些天马行空,甚至还想到那褚赛恩,胡愚吕两兄弟,和军方也是交情匪浅,若真是军方活动,会不会和他们有关?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不对,我看这帮人的确是想夺取合并后的首领之位,目的只怕不是剿灭,而是吞并,甚至借着这个机会让褚胡两人练兵,他们坐守其成?!?br />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项央心里不停猜测,但始终只是猜测,没有更多的消息和证据验证所想。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还有一点,真是军方,这六路贼人会甘心被人摆布吗?兵贼不两立,天生就是对头。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其实我们上山也好,张寨主下山也罢,目的都是为了合并,这合并之事并非一句话就能成行,包括太多的纠葛,比如之后的利益,人手分配,地位高低。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当然,这是咱们内部的事,外部还有一群剿匪联盟在上蹿下跳,我们就算想要去小连云寨,只怕也不是那么轻松,会被人半路阻击?!?br />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不错,张寨主也要考虑到我们的现实情况,不是我们不上山,而是条件不允许啊?!?br />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几个人左一句,右一句,总之就是不想上山,看那意思,还想让项央替他们说话。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诸位,在下只是一个传信之人,一切决定由你们自己做主,若是无事,我就先告辞了?!?br />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项央目光数次瞥过何庆,让他有些难受,仿佛被什么洪荒猛兽盯上一样,不自在的将头偏向别处。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项央却是在心里暗暗思量,天书任务要杀至少五个马贼首领,他宰了江峰算是一个,剩下四个,这何庆也提前预定了一个,武功差不说,还对他恶意不浅,不杀他杀谁?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这,项兄弟何必着急?容我们商议一番,不管结果如何,明天之前,一定给你个答复?!?br />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吕明观眼里一急,项央这梆硬的态度,让他们实在有些心虚,琢磨着再拖延一下,询问过那幕后之人再说。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不必,你们去也好,不去也好,都和在下没有关系,项某山上还有要务,不便久留,这就离去,诸位,请了?!?br />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项央却是很不给面子,直接就离开,其他人没有再劝,让人带着项央离开。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红胭脂自始至终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项央的脸孔,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河北彩票20选5开奖查询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河北彩票20选5开奖查询        河北彩票20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