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象堵路男子下车拍照 被踩踏致死 2019-07-21
  • 云南:职业技能比拼展风采 2019-07-16
  • 人人都能享用绿豆汤吗 关于绿豆汤的禁忌你得知道 2019-07-14
  • 厦门出现不打烊的便民服务站 2019-07-14
  • 《世界杯相对论》:谁能站本届世界杯的C位? 2019-07-13
  • 法公司研发机器人套装 瘫痪人士有望实现移动梦 2019-07-01
  • 痛仰乐队新单曲MV《支离》正式上线 犀锐之思展露蜕变雄心痛仰乐队支离 2019-07-01
  • 金正恩对中国进行访问 2019-06-28
  • 地方领导留言板十周年研讨会暨2016人民网网民留言办理工作会议 2019-06-21
  • 凤凰公映礼之《父子雄兵》 2019-06-21
  • 美国在强化国内的经济发展,贸易战只有美国改变的战略方向才会停止,不然就会面对一切有损国家利益的项目打贸易战 2019-06-19
  • 从乐山大佛到峨眉山 出现一幅奇幻仙境 2019-06-19
  • 【网络中国节】夏县交警:端午忙宣传 节日不松懈 2019-06-18
  • C罗身材真棒,他就站在我身旁! 2019-06-18
  • 滴滴计划恢复部分夜间时段订单  2019-06-16
  • 正文卷 第636章:沈浪最终命运!多年以后?。ㄇ笤缕保?/span>

        “沈浪,靠着你这种人是拯救不了文明,拯救不了世界的!”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你太低级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然后姜离释放强大无比的精神力,拼命地碾压沈浪的灵魂。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没错,就是那种直接的碾压。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就是一团更强的精神灵魂,去挤压更弱的灵魂。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姜离不断吞噬,吞噬……瞬间到达了极限。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他还可以吞噬地狱晶体的精神力量,但是沈浪的大脑却到极限了,它的容量是有限的。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不过这也让沈浪看清楚了,之前的极限根本就不是极限,如今他的脑域空间,活生生被撑开了几倍的容量。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之前占据脑域空间的那些精神灵魂信息都在不断被压缩。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就仿佛是一辆五菱宏光,规定的是乘坐七个人,但必要的时候,可以挤下五十一个人。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姜离灵魂在沈浪大脑之内占领的空间越来越大,百分之七十,百分之八十,百分之九十。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最后,达到了百分之九十九!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剩下沈浪的灵魂,大劫明王的精神灵魂,美杜莎女皇的精神信息,还有巨龙在沈浪脑域内留下的灵魂信息一共加起来,只占了百分之一空间。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姜离继续对沈浪进行灵魂碾压。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碾压到百分之一空间还不够,要碾压到千分之一,万分之一。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从宏观角度上来说,灵魂不是物质,它类似于磁场,类似于电子信号之类,当然它更加复杂。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而姜离对沈浪的毁灭非常直接,就是不断挤压,将一团灵魂挤压成为一点,然后再继续挤压,一直挤压到了极限,灵魂内的电子之间距离超过某个界限,然后发生坍塌。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那样沈浪的灵魂,就算是彻底被摧毁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这个过程很高级,也非常彻底。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原本还有一种更加简单的办法,那就是直接将沈浪灵魂从大脑里面拖拽出来,直接消散在空气中,很快就灰飞烟灭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但姜离要的就是一种高级,一种彻底,从宏观和微观世界一起毁灭。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姜离的灵魂超过沈浪千倍,万倍,甚至还不止。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所以在碾压的时候,根本毫无抵抗之力。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很快,沈浪无数的灵魂信息,直接被碾压成为了一个点,而且还在继续压缩。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很快就要到达某个极限,就要开始内在坍塌,彻底毁灭。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这……有点像是聚变啊。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就要到达极限了,马上就要进入毁灭的极限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而就在此时。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一个无比夺目的光影,猛地从天而降!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认不出这是什么东西,就如同一颗流星一般,从九天之外,以近乎光速,朝着姜离的宫殿猛地砸了过来,朝着极北大陆猛地砸来。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而与此同时!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沈浪的大脑之内,大劫明王千年传承的精神灵魂,美杜莎的部分精神灵魂信息,十三名大贤师的精神灵魂,猛地爆开,几乎向姜离猛地释放出自杀性攻击。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轰轰轰轰……”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这更像是微观世界里面的核爆一般。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唯一表现出来的表象,仅仅只是沈浪的眼睛稍稍闪烁了一下。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然后!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从天上飞来的那个诡异光芒,仅仅只有一个点,一个亮硕到了极致的点。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无比凶猛地撞击在姜离的远古宫殿上,撞击在极北大陆上。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轰轰轰轰轰……”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惊天动地的爆炸。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威力远远超过了核弹,超过了龙之悔。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整个天空,再一次被照亮。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整个极北大陆,被炸出了一个无比巨大惊人的洞孔。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绽放出来的光芒,超过十倍,一百倍的太阳,瞬间让所有人的视觉,全部消失!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而姜离望着这一幕,面孔猛地一颤,然后放声大笑道:“哈哈哈,有意思,有意思!”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好伟大的自杀性攻击啊?!?br />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太伟大了,你们竭尽全力,就是为了在我的帝国上戳出一个孔吗?”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这一次,是真正的时光如水,岁月如梭。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不知道多久时间过去了,或许是几年,或许是更久。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仿佛沉睡了很久很久,又仿佛只沉睡了一瞬间。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但苏醒过来的感觉,比在鬼城那一次还要离奇,真的像是从地狱归来,重生了一般。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先是感觉到灵魂的存在,但是感觉不到身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又过了好一会儿,灵魂的力量仿佛渐渐蔓延到全身,他能够感觉到四肢和身体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又过了很久很久,他才恢复了一丁点力气,恢复了听觉,恢复了感知。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又过了很久很久,他才睁开了双眼。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这里是一个山洞,他有躺在晶莹剔透的一张床上,周围的一切显得如此陌生。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又过了好一会儿,他的四肢恢复了动弹,艰难地爬了起来。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这……这算是一个实验室吗?白玉京的实验室?又或者是其他上古实验室?“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整个实验室内非常简单,只有一张床,还有一张桌子。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沈浪走到桌子面前,上面留有一张纸条。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你的面孔、提醒、能量气息、精神气息都已经发生了改变,除了你自己之外,已经无人知道你的身份,你可以走出去了?!?br />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这就是纸条上所有的内容了,上面还有一个落款:零。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什么意思?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这个零是一个人,还是一个组织?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桌子上还有一面镜子在,一开始是完全模糊的,就仿佛没有对焦一般,沈浪眼睛一眨,开始凝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顿时镜子里面的一切变得清晰起来,他看到了自己的新面孔。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果然是彻底变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真是离奇啊,这张面孔还是非??∶?,但是和之前的沈浪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还有这具身体,也发生了彻底的变化。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之前的沈浪非常羸弱,虽然四肢修长,但完全没有肌肉感,非常像是女人的身材。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而现在这具身体就要挺拔强壮许多了,肌肉矫健发达,但是却不过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而且身体素质,力量感,都比之前好很多很多。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他从一个比女人还要漂亮的美男子,变成了英姿勃勃的美男子。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除此之外,这个实验室内就再也没有任何东西了,什么信息都没有。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这里是什么地方?时间已经过去多久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姜离要摧毁沈浪灵魂的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一切都毫无记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他隐约之记得姜离不屑的咆哮和讽刺。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太伟大了,你们竭尽全力,只为了在我的帝国戳一个孔吗?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至少从这个口气上,姜离当时依旧胜券在握,所有自杀性的攻击,都仅仅只是戳了一个孔而已。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但是其他信息,就完全没有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沈浪走了出去,发现地上有一道红线非常醒目刺眼。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他刚刚迈出这条线。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瞬间身后实验室的一切,全部粉碎。整个上古实验室,变成了最最普通的荒野山洞。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这里是哪里?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过去多长时间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这个零是谁?这个世界发生了什么?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沈浪走出了山洞,然后他看到了一个无比离奇的世界。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他站得非常高,所以看得很远。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整个世界一片死寂,真的仿佛全部都死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视野之内的一切,都是冰雪。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所有的大地,高山,森林,全部被冰雪覆盖。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但这里不是北极,而是曾经的内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此时天上万里无云,碧空如洗。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沈浪抬头看了一下天空,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太阳仿佛变大了一些,而且还变红了,没有之前那么强烈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天气真的非常非常冷,应该在零下几十摄氏度。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关键这里应该不是北极,也不是极北大陆啊。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沈浪已经没有上古王戒,也没有龙之心了,他现在还能靠这个身体抗冻。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但是……竟然完全没有问题。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他……甚至感觉不到什么冰冷的痛苦。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整个世界都死了吗?整个星球都被冰雪覆盖了吗?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已经没有文明,没有生命,没有国家了吗?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沈浪努力眺望每一处,足足好一会儿,完全没有看到任何城市,任何村庄,任何文明存在的痕迹。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接下来沈浪根据太阳的光照时常,还有其他一系列条件,推算出了自己的方位。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他在南部海域之南!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得到这个答案的时候,沈浪也吓了一大跳。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南部海域之南,那可是绝对的热带,这比沙蛮族的最南端还要南,再往南的话就是东南海域国度了,再往南就是超热带原野大陆,上面除了无数的动物之外,几乎是没有人类在那里的。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而现在这片区域竟然也千里冰封了,山下这一望无边的不是平原,而是被冰冻的海洋啊。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连南部海域都成为永冻之海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之前沈浪去北极的时候,永冻之海距离炎京还有一万多里呢,这里距离炎京超过两万里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也就是说,永冻之海往南蔓延了三万里?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这,这究竟过去几年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整个星球竟然变得这么冷了?紧接着沈浪还发现,空气也变得稀薄了很多,这里明明是海平面,却有了高原反应的感觉。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当然沈浪这具全新的身体仿佛非常强大,所以不会有高反,但还是能够计算出氧气浓度的下降,大约只有之前的百分之三十不到。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这是致命了吧,氧气竟然消失了百分之七十?那人类还怎么生存?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这个世界的文明还在不在?是不是除了姜离的卷土重来的上古新人类之外,所有人都死光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大乾帝国,西仑帝国,还有沈浪的家人,还在不在?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天下万民,还在不在?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接下来,沈浪要做一个决定,是往北走,还是往南走。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这里是永冻的南部海域,所以往北走的话,会进入曾经的沙蛮国境内,再往北的话,就会进入越国的境内。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沈浪深深吸一口气,朝着北边方向狂奔,真的如同烈马一般好,每小时狂奔二百里也不觉得疲倦。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他这身体真的被改造得强悍了很多很多。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沈浪一直往北,一直往北,整整狂奔了四千多里。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一路往北,天气越发严寒。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一路都是被冰冻的海洋,所有的岛屿也都被冰雪覆盖,没有任何生命的痕迹。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冰封的海面上,自然也没有任何舰船,一路上都没有遇到任何人类。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按照沈浪的计划,按照沈浪的构思,不是这样的啊,人类的文明不会彻底灭亡的啊。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忽然,他停了下来。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转变了方向,朝着东南方向狂奔,朝着魔鬼大三角的方向狂奔。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整整一万多里,沈浪狂奔了几天几夜,他的身体仿佛完全不知道疲倦一般,心脏仿佛源源不断释放出力量。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终于,他再一次来到了魔鬼大三角的面前。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然后他仿佛被定格住了,完全一动不动。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魔鬼大三角,曾经他是多么熟悉啊。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这里曾经是整个世界的禁地,最危险的地方,任何人类都不能进入,哪怕超脱势力也不例外。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这里有世界之墙,黑色的浓雾笼罩了几千里,连接海洋和天空。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黑色浓雾里面,无数的龙卷风,无数的闪电,这里原本是仿佛地狱一般的存在。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而现在……世界之墙没有了,黑色浓雾没有了,龙卷风没有了,闪电没有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什么都没有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这里的海域也彻底被冰封了,失落帝国城市的废墟还在,那些房子美轮美奂,曾经一半在海面之上,一半在海水之下。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而现在海水被冻住了,这些城市的废墟,也笼罩着厚厚的冰雪。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一个海怪都不见了,魔鬼大三角彻底成为了死寂。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那美杜莎女皇的雕像呢?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沈浪继续狂奔,朝着魔鬼大三角的中心狂奔。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对于沈浪而言,美杜莎女皇的雕像就像是一根旗帜,一个重要的坐标。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一天之后!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沈浪来到了魔鬼大三角的中心。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美杜莎女皇的雕像不见了,它原本矗立在这里,如同高山一般。尽管大部分时候都是隐形的,但这一次是真的彻底消失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上古涅灭之后,美杜莎女皇哪怕就算变成了化石,也在努力维持失落帝国的传承,不让它彻底灭亡。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而现在……失落国度废墟肯定是没有了,而魔鬼大三角也没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失落妖母应该带着无数海怪逃亡了,它们成功了吗?他们逃去哪里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沈浪躺在冰面之上,望着被冰雪覆盖的城市废墟,静静无声。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他依旧感觉不到寒冷,也感觉不到饥饿,就这么静静地望着天上斗转星移。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他的脑子里面有完整的记忆,关于沈浪自己的记忆。但是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了,美杜莎女皇的记忆片段,大劫明王的精神灵魂,统统都没有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当然,已经被沈浪解读出来的那一部分,已经成为他灵魂的片段,还是存在的。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中阶龙之感悟,这个最最重要的东西,也依旧在。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所以,他依旧拥有最智慧的大脑。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不过智脑已经消失不见了,或者说不是消失了,而是没有必要了,因为智脑里面的一切数据,都成为沈浪大脑的一部分,那些朝复杂的运算,沈浪也不需要智脑,自己就能独立完成,而且还要快得多,比超级计算机还要快。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他静静躺在冰面上,不断思考,思考。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整整几天几夜之后。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沈浪从冰面上爬了起来,他再一次朝着北边狂奔。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而这一次的目的地是怒潮城,他的根基怒潮城。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沈浪虽然征服了乾京,又征服了炎京,但某种意义上他在这个世界上的家园只有怒潮城。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尽管已经很久不吃不喝了,但沈浪的奔跑速度越来越快,体内的力量真的仿佛源源不绝一般。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这一路去怒潮城,整整两万里左右。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一路上,依旧没有遇到任何人类,任何舰船,任何空中军团,什么都没有。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整整几天几夜后,沈浪来到了怒潮城的面前。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当然这里的海域,也彻底结冰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怒潮城还在,甚至非常完整,没有遭到任何破坏。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但是,已经完全被冰雪覆盖了,所有的房子就仿佛被镀了一层玻璃一般,晶莹剔透,那是厚厚的冰。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整座城市,一片死寂。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没有半个人影。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所有的房子内,没有半个人,也没有半具尸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曾经的怒潮城何等繁华,何等忙碌,这是沈浪的工业中心,最多的时候有超过三十万工人,三十万军队聚集在这个雷洲岛上,怒潮城不断扩建,最后整个城市延绵大几十里。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现在,空空如也。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一片死寂!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大城堡之内,他曾经的统治中心,也空无一人。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冰霜已经占领了房子里面的每一寸地方。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沈浪狂奔去天堂庄园。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依旧空空如也,没有半个人,没有半具尸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整个庄园,完全被冰雪覆盖。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沈浪所有的家人都住在这里,他的妻儿,岳母,养父,养母,弟弟,宁元宪,卞妃,宁焱,沈力,沈宓等等。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所有的亲人,所有的孩子,曾经都在这里。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现在,完全不见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甚至沈浪脑子里面,还在回响宁元宪的话。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宁元宪说已经找到了新的信念,继续活下去的信念,枯坐在这里等沈浪回来。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他和宁元宪的告别,仿佛就在昨天。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甚至他依旧能够清晰记得,他告别时,拥抱宁元宪,他身体枯瘦颤抖的感觉。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岳父,你们在哪里?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我的孩子,我的妻子,你们在哪里?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这个世界的文明,还在不在?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姜离,你这个罪恶滔天的魔鬼,你究竟对这个世界做了什么?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注:构思了N个小时,这章就五千字了!依旧拜求月票,滋养我心,感恩大家。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河北彩票20选5开奖查询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河北彩票20选5开奖查询        河北彩票20选5开奖查询

  • 大象堵路男子下车拍照 被踩踏致死 2019-07-21
  • 云南:职业技能比拼展风采 2019-07-16
  • 人人都能享用绿豆汤吗 关于绿豆汤的禁忌你得知道 2019-07-14
  • 厦门出现不打烊的便民服务站 2019-07-14
  • 《世界杯相对论》:谁能站本届世界杯的C位? 2019-07-13
  • 法公司研发机器人套装 瘫痪人士有望实现移动梦 2019-07-01
  • 痛仰乐队新单曲MV《支离》正式上线 犀锐之思展露蜕变雄心痛仰乐队支离 2019-07-01
  • 金正恩对中国进行访问 2019-06-28
  • 地方领导留言板十周年研讨会暨2016人民网网民留言办理工作会议 2019-06-21
  • 凤凰公映礼之《父子雄兵》 2019-06-21
  • 美国在强化国内的经济发展,贸易战只有美国改变的战略方向才会停止,不然就会面对一切有损国家利益的项目打贸易战 2019-06-19
  • 从乐山大佛到峨眉山 出现一幅奇幻仙境 2019-06-19
  • 【网络中国节】夏县交警:端午忙宣传 节日不松懈 2019-06-18
  • C罗身材真棒,他就站在我身旁! 2019-06-18
  • 滴滴计划恢复部分夜间时段订单  2019-06-16
  • 九龙运飞双三肖中特 足彩半全场结果查询 北京快中彩基本走势 北京单场买了胜平亏钱 幸运飞艇在线全天免费计划 福彩双色球基本走势图近100期 赵本山儿子牛牛 63期赛马会提供四肖中特 福建15选5 组选931前后关系 电子游戏的诞生文百科 江苏11选5杀码技巧 七乐彩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 排列3试机号p3预测推荐号码 河南22选5达芬奇